萧张魃护

萧张魃护 、李狗蛋
也叫 ' 这个国家 '

◇写过的东西质量参差不齐
◇狗血傻白甜OOC都有过。
◇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想法
◇喜欢就赞,不喜就翻过。
◇谁都有黑历史,别抓着过去的黑点不放。

◆远离纷争尘嚣

最近好喜欢写白头偕老的类型。(虽然我写得很差)


毕竟没有谁不会老。


但最幸福、最幸运的,大概就是,两个人白了头发,满脸皱纹。一边嘲笑着对方,偶尔把多年前的旧事拿出来唠唠嗑,为一些生活琐事斗斗嘴。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欢喜的了。


前半生无你,余生都是你。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赤安】那之后(上)

#接上篇【赤安】十年之后
#透子49,赤井54(如果没记错的话)

时间荏苒,白驹过隙。

一瞬之间时光飞逝,十年光景似乎谁都成熟了、谁都老了、谁都变了。

工藤家的小孩今年都已经上小学了。时光不断推进,令人操心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生活琐事却还在继续。

  >  >  >  >  >

岁月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沉淀,总让男人们看起来特别沧桑。

那些过去的经历依旧历历在目。可是人们总要离开过去,带着回忆往前走。

这样,才不负那些终究活在回忆里的人。

  >  >  >  >  >

“我回来了。”

“唔…回来啦。”

窗外还是一片夕阳昏黄的景色,橘红色的太阳挂在天边。客厅的落地窗未被合上。窗外微风乍起。 赤井秀一坐在靠近窗边的沙发上,夕阳的余芒填充着这个不大不小的空间,洒在他的脸上,那双一贯锐利的眼睛似乎也被蒙上了一层柔和。

降谷零看着他愣了愣。几十年过去了。曾经再风光的人们也已经成为过去,他们在时光的流逝中慢慢褪去了一身戾气。苍老的痕迹已在他们的脸上、手上、健康上,慢慢显现。这个男人却依旧让他经常看呆。

但是,这一切,却在看到赤井秀一放在旁边地板上的东西彻底打碎。

“赤井秀一!我不是警告你不准喝酒吗?!”

“……”赤井秀一依旧一脸深沉地看着窗外,还顺带抬起手来让降谷零看清楚自己指间夹着的东西。

“你居然还抽烟?”降谷零瞪着赤井秀一,没好气地骂道,“都年过半百的人了还天天瞎折腾自己的身体?你以为你还是几十年前的FBI嘛?我看让那个时候的你动动手指头都能打败你这个糟老头吧?”

“啧。”赤井秀一掐灭手中的烟,一脸不耐烦地哧了声,这是他对降谷零的话没办法做出反驳时的惯性行为。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赤井秀一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

“听到了听到了!”赤井秀一站起身来,把刚刚曾着降谷零还未回来时喝完的波本酒拿起,连着酒杯一起扔进洗碗槽里。也不洗。然后在降谷零的碎碎念中向他走去,吻住了他的额头。

“唔……偶尔也要适当放纵一下自我,零君就是活得太规律了啊……总之,欢迎回来。”

降谷零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那张过去俊俏的脸已经可以清晰地窥见皱纹的痕迹。满鼻子的烟酒味令他稍微迷昏了头。

“吃饭吧。”他看着男人亲了一口自己,还顺便揉了揉自己的发顶,然后转身就往餐桌走去。

那个背影已经不像十多年前那般高大。他肩膀微垮,这本不是一个经过多年训练的FBI该有的样子。可他在6年前一次任务中被打伤了左肩。贯穿伤与不复从前的身体自愈能力还是令他留下了老毛病。

他从此再也无法长时间挺直肩背。

尽管如此,降谷零还是总爱看着那个背影。

尽管如此,降谷零还是总爱靠在那个肩膀上。

因为那里总能让他获得无尽的安全感。

就像赤井秀一总是让他忍不住看呆。

——尽管他已经两鬓微霜,眼角眉间尽是皱纹。

窗外的光线渐渐暗下来,太阳已经坠下了地平线,天空中的火烧云渐渐回归了洁白。

降谷零把视线从窗外移到赤井秀一身上。餐桌上那个吊灯发出刺眼的光芒。与窗外渐暗的光线形成明显的对比。

那个男人坐在餐桌前等着他过来一起吃晚饭。数十年如一日。

正如他,数十年如一日地,经常看着赤井秀一那张脸发呆。在半夜偶尔被噩梦惊醒的时候替手脚有些冰冷的赤井秀一盖好被子,然后从背后抱着他。

……

“喂,还不快过来。你回来之前不是还说你很饿吗。”
……

“赤井秀一!你怎么又煮咖喱土豆?我昨天不是买了很多食材吗?你不会做一些别的料理吗?”

“你要是吃腻了自己煮不就行了。”

“哈啊?”

“话说回来,零君似乎很久没有做饭了。懒惰是个不好的开始阿。”

“我看分明是你,懒得做其他料理!”

“哎呀,被看出来了呢。”

“哼,你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

“是是,有什么是你看不出来的。”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数十年间,似乎谁都成熟了、谁都老了、谁都变了。

但他们依旧,还是经常为生活中的琐事斗嘴;为谁来替明天的早餐做出贡献而吵架;为谁是不是又加班了而生气。

岁月让他们在一头黑发与金发中长出了白发,给他们留下了苍老。

却未曾让他们离开过彼此。

十年,不过一晌。


幸甚还有你,陪我度过下一个十年。

【赤安】十年以后

#大概是个日常

#写这篇的时候听着陈奕迅的十年,还挺带感

#个人觉得十年之后的他们应该都是互唤真名,所以用了降谷零这个名字,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全篇用降谷零……我平时都是写安室透

#安室39,赤井44

18:32

降谷零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黄昏的夕阳总是特别美好。粉色的天边一直渐染成紫色,太阳的余芒还未消失,月亮在另一端已现出了白色的身影。

他哼着曲儿,从那辆红色的马自达内下来。

正当他从兜里掏出钥匙的时候,隔壁那位五十多岁的大妈碰巧出来扔垃圾。

“啊!降谷先生!”

“中春夫人。”降谷零勾起他的招牌笑容,对着大妈打了声招呼。若仔细看去,还会在他的眼角处找出细细的皱纹。

站在门外与邻居唠了十多分钟的嗑后,降谷零才重新将钥匙插进锁孔里,转动钥匙打开门。

18:47

“我回来了。”降谷将外套挂在架子上,一边朝着屋内大声说道。

无人回应。

降谷零走到客厅里,对着空无一人的客厅叹了口气。

没有开灯的屋内随着时间的流逝暗了几分,落地窗外夕阳的光线投射到屋内,落在了客厅的地板。

降谷零坐在茶几旁整理着桌上成堆的杂乱资料,也不开灯,背着光的身影看起来有点寂寞。

“啪!”

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让降谷零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干嘛不开灯?”一道人影从楼梯间走下来。赤井秀一裸着半身,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

降谷零笑了笑,说“你这不是开了吗?”

18:59

“我开动了。”

降谷零皱着眉看着桌上的咖喱饭,转头瞪着赤井秀一。

“怎么了?”

“怎么又是咖喱饭?我早上出门之前不是让你煮别的料理吗?冰箱里那么多材料!”

赤井秀一一脸无所谓地说,“反正你明天休假,要吃别的你明天自己煮不就行了?”

降谷零瞪着他,重重地哼了声,坐了下来。

“我开动了。”

19:01

降谷零还没吃几口,又抬起头来瞪着吃得津津有味的赤井秀一。

“又怎么了?”

“你能不能去把衣服穿上?”降谷零嫌弃地看着赤井秀一的半裸体,不满地说道。

赤井秀一啧了一声,又扒了几口饭才走到客厅去换衣服。

19:49

吃完晚饭后的二人一起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

没有人开口说话,只有电视机里不断传来声音。

降谷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赤井秀一的大腿,随即指了指放在架子上的吹风机。

赤井秀一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地就走去拿了吹风机。递给降谷零后便自然而然地坐在他腿边。

降谷零接过吹风机,安上插头,便开始帮赤井秀一吹头发。

“赤井秀一…”

“干什么?别叫我的全名。”赤井秀一舒舒服服地躺在降谷零的大腿上,听到他的叫唤,想也不想地回嘴道。

“你的头发…”降谷零难得地没有把他怼回去,惹得赤井秀一好奇地睁开眼看向他。入眼却是降谷零一手的黑发。

“……”
“……”

“扑哧!”一阵寂静之后,降谷零终于憋不住,甩开手上的发丝,大声地笑出声来。

“闭嘴!”赤井秀一顿时黑了半张脸,一向稳重的表情终于出现了裂痕。他一脸狰狞地捏着降谷零的腰部,一边恶声恶气地威胁道。

“哈哈哈哈哈!”降谷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打开赤井秀一的手后费了好大劲儿才冷静下来。

“唉…老了老了……”

“闭嘴!”赤井秀一一脸郁闷地盯着降谷零的脸,明明是个快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了,却看着还像是二三十岁的青年。如果不仔细去观察那张脸的话,压根儿看不到那隐藏在眼角的细纹。“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说起来,我认识一位朋友,是个专治脱发等问题的专家,正好明天休假,我带你去看看。”

“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降谷零不置可否地哼了哼,用脚踢了踢赤井秀一示意他把地上的头发扫干净,然后乐呵呵地继续看电视。

//赤 · 家里地位最低 · 井 · 发言完全被忽视 · 秀 · 一脸苦逼 · 一 今天依然被脱发与恋人相貌年轻问题困扰着。

23:41

房间内的光线早已被切断。只剩下窗外的月光透过被风吹起的窗帘洒在了地上。

窗外的蝉声连绵。房内轻微的鼾声起伏不定。

床上的两个人相拥而眠。



幸甚有你。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END.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天大地大,怎地就容不下他江晚吟一人”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是澄唯


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扎心


【All澄】甜文三十题(1 - 10)

1.相拥入眠【羡澄】

江澄在不知道第几次被热醒之后,终于忍不住睁开眼将那只环着自己的胳膊推开。

“魏无羡,你别抱着我!热死了…”

“…阿澄……抱一哈嘛……”

“……”

“算了,你抱吧。”

2. 一同外出购物【湛澄】

“蓝湛。”

“嗯?”

“你看这个内裤好不好看?买给你。”

蓝湛看着江澄一脸憋着笑地拿着那条红色的内裤连带着钞票一起塞进他手里,沉默了。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凌澄/澄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喊什么?!”

“没什么…”金凌望着江澄委屈巴巴地回道。

“啧。”江澄瞪了他一眼,却没有掰开他抓住自己衣角的手指。

4. 一方的起床气【瑶澄/澄瑶】

“啧啧,小矮子那厮爆炸有起床气!之前我去他家过夜时叫他起床他还把我的糖扔进垃圾桶!呵!要不是看在他后来又给了我几包糖的份上,你薛爸爸早把他削了!”

“是吗?”江澄疑惑地看向金光瑶。想起上次他叫金光瑶起床时金光瑶只是揉着眼起床煮粥,也不见得有薛洋说的那么暴躁。

当他把这个疑惑提出来时……

“呵。”瑶式微笑.jpg

“呵!”薛式轻蔑.jpg

「他只对你没起床气呀」

5. 做饭【洋澄/澄洋】

厨房里传来阵阵诱人香味,薛大爷翘着二郎腿,一边刷着围脖,一边光明正大地往某人的背影看去。

“看什么?饭快做好了,还不去摆好碗筷。”

“嗯哼~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你的饭菜有别的味道。”

“什么?”

薛洋大笑着把碗筷摆好,还心情颇好地哼着不知名的曲子,只可怜了江澄一脸迷惑地盯着锅里的焖鸡饭。

——「那是家的味道」啊

6. 大扫除【涉澄】

“窗户要抹一下…”

“我来!”

“这个风扇也要擦一下…”

“我擦!”

“厕所…”

“我洗!”

“……………”

江 · 两手空空 · 澄看着忙东忙西的苏涉忍不住笑出声。

7. 浏览过去的照片【羡澄】

“师妹师妹!你看!以前的你好可爱啊!!”

江澄看着魏无羡一脸兴奋地走过来,便好奇地凑过头去看。

照片中那个扎着冲天炮光着屁股一脸哭唧唧的小男孩……

“魏无羡你找死吗?!!”💢💢💢💢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羡澄】

一、

“魏无羡!你能不能为家里做点儿事!简直是个大少爷!”

“哎呀~没事~这不是还有阿澄你嘛~”

“呵。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江 · 满脸冷笑 · 澄

”哎呀澄澄你怎么可能舍得师兄呢~”

“滚!”

二、

魏 · 啃着江澄做的爱心早餐 · 无 · 从来没做过家务 · 羡表示:人妻澄妹,你值得拥有!

「有夫如此,还有什么可槽的?」

9. 相隔两地的电话【曦澄】

“阿澄…”

“干嘛?”

“没什么,想你了。”

江澄听着耳边隔着冰冷的机械传来的声音,红了耳朵。

他动了动唇,嗫嗫道 “我也是。”

10. 早安吻【轩澄】

“喂,我去上班了!”

“嗯。”

“我要去上班了!”

“知道了!”

“………那你还拉着我的衣服干嘛?”

“阿澄…”

“  ?”

——啾

“喏,早安吻…”

江澄甩开金子轩的手,红着一张脸匆匆出门了。

却因此而错过了金子轩被捂在手下的脸,一直从耳朵红到了脖子。

(两个傲娇……)

> > >

沉迷写段子无法自拔ε≡≡ヘ( ´Д`)ノ

一个恶友的小段子

私设:
瑶妹断臂,薛洋把眼睛给了晓星尘

洋:别笑了,虚伪。你不累我都替你累

瑶:你眼不能视,如何能知我在笑?

洋:哈哈哈哈哈你薛爷爷还不了解你吗?你除了笑还会有别的表情?

瑶:(笑)

过了一会儿

瑶:你怎么就觉得我笑得累呢?

洋:不想笑还硬笑难道不累?小矮子看来我低估你了

瑶:如果是和成美的话,倒也没那么累

洋(听罢露齿一笑):算了吧,反正老子也看不见

赤安 · pp的脑洞(记梗)

赤井秀一前期色相清澈,后期因为他父亲的关系色相浑浊。(也方便了他去酒厂卧底)


安室就是属于那种无论如何都保持着色相清澈的那种类型。


安室加入酒厂的时候伪装成色相浑浊。


然后赤井一直觉得他不对劲。


之后苏格兰死亡,安室的色相从原本的20多变成50,最后再回到20多。之后赤井假死……嗯……然后没想好。。。


一个现代的散发澄……

献丑了……

【赤安】你的眼睛

*看了一位神仙太太的文,忍不住就脑补出了以下画面
*我怂,不敢艾特q.q

*原文:【知乎体】你和你的爱人有什么相爱相杀的经历?(秀一视角)

——『我知道你已经看到了这里,你一定每个字都看得很仔细。

但是我觉得其实你可以直接看我的眼睛。

无时无刻都在说,我爱你。』

##

安室透放下手机转头看向床上那个男人。

一双紫灰色眼眸弯成月牙状。

他把脸凑近了赤井秀一,问道“你看我的眼睛里有什么?”

赤井秀一抱住他的腰,真的认认真真地盯着安室透的眼睛

“你的眼里有星星。”
.
.
.
.
.
.
.
.
.
.
.
.
.
.
.

“错了,有你。”

【羡澄】警察羡×警察澄 脑洞

*是个沙雕脑洞

*现代pa

*私设一堆


这个是不知道哪里看来的设定再加上自己的改动:每个人身上会有一种图腾,天生的,成年后才会显现,世界上还会有另一个人也有相同的图腾,有相同图腾的人是天生一对,有的人一生都找不到自己的伴侣,有的会找到。也有的人会没有图腾。图腾会随着人成长的过程改变。(就像ABO中你的爱人是alpha,你就会在潜意识里希望自己是omega,这样也会在分化时带来影响。)


羡澄就是这样一对。因为青梅竹马的关系,所以在显现的时候他们显现出了一样的图腾。于是便顺其自然地在一起。


江澄和魏婴都是警察。只是魏婴后来卧底去了组织X,江澄是负责和他接头的。


但是,魏婴在一次任务中意外失忆了,完全忘记了江澄。


其实这是X的阴谋,因为他们那个时候已经被警方打击得很严重,在查出魏无羡的卧底身份后便对他下手,然后将他收为己用。


但是X最后还是被歼灭了。


而魏无羡也因为失忆误以为自己是坏人而没办法归队,便由高层决定封锁消息,将他交给江澄照顾。


江澄多次提起他的警察身份,可魏无羡就是记不起来,对江澄和警方始终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有一天魏无羡看到江澄的房里藏着两人亲密的合照和书信。


然后当晚梦到了两人一起上床…………


诸如此类。


结合江澄和警方告诉他的话,魏无羡觉得有可信度。


于是他照着镜子看着自己身上的图腾,魏无羡认定这个不是纹身(失忆期间X组织的人说那是他的纹身),而是恋人间相爱的证明。


于是,他开始查江澄是不是拥有图腾的另一个人。


有一天,魏无羡下厨煮东西。


当他把成品端出来的时候,魏无羡看到江澄的一脸恍惚,眼中盛满悲痛,就差眼泪没流出来。


魏无羡看着他这个样子,连忙询问原因,然后江澄敛起一切情绪说:自己曾经的恋人也经常煮这种黑暗料理。


曾经?魏无羡问,他现在呢?


他死了。江澄注视着魏无羡的眼睛说。



*写完之后发现其实图腾可能是个多余的设定

*是个应该不会有后续与正文的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