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张魃护

佛系写手
随缘随写
不属于任何圈子

我曾想过周仙的多种结局,唯独没想过会是以这样狼狈的方式收场。

写文的时候最爽的十件事(和背后不为人知的辛酸真相)

Chestnut:

猫爪必须在上:



每一条都Bingo




一条咸鱼十洲:







仅限码字过程,不包括发表、读者反馈和出本等后续环节




仅供娱乐,切勿当真




排名也许不分先后(其实是按我个人感觉分的先后嘿嘿嘿)




————




10、打下END(可算结束了这一场折磨竟然还有点若有所失)




9、发现了一首特别契合文章情绪的BGM(然后就去听歌了,码字?什么码字?)




8、文思如泉涌,根本停不下来(结果手速跟不上脑速,跪下求一个脑洞打印机)




7、把自己写笑/哭了(捧着脸盯着屏幕傻笑/痛哭并不能继续写下去严重拉低手速)




6、磨好了一把四十米长大砍刀架在了读者们的脖子上(作者在屏幕后发出了期gui待yi的笑声)




5、经过漫长的考据终于写了一个词的细节描写觉得自己好棒棒(其实99.9%的读者都不在意)




4、写出了一个自我感觉贼好可以入选各种排行的句子(然后花费至少十倍于写出它的时间自我陶醉)




3、马上要写到从开坑起就在脑的那个画面/那句话 (但是写完就会发现这TM是什么玩意)




2、开新坑 (并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能填完)




1、和朋友聊脑洞(聊过了就是写过了!)





《得不到》

#勿上升真人
#灵感来源: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360218[搭配一起食用更佳]

仙某某觉得周公谨最近恋爱了。

早出晚归,也开始在意自己的形象。

出门前总会杵在镜子前弄弄头发,整整袖口,理理衬衫。

而且总是会在他们的三人聚餐时不时接到几通来电。

怎么看都特别的可疑。

终于在一次不知是私心作祟还是真真不经意的情况下,仙某某在直播的时候将那句话问了出来。

而周公谨却没有像以前那样对他大声反驳,反而是支支吾吾地岔开话题,甚至连跟他们不那么熟悉的比心小姐姐都感觉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对劲。

在那之后又过了半个月,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开播之后的他们依旧一起打闹、胡侃、互吹。仙某某依旧会拿着枪瞄准周公谨的屁股;周公谨依旧会在仙某某撒娇的时候给他物资。

一切都像往常一样,平常得让仙某某都快遗忘掉半个月前的那段小插曲。

而打破这场平淡日常的,是他们聚餐时多出来的第四个人。一个清秀可爱的女孩子,一头长发,笑容腼腆害羞,却夹带着一丝阳光的味道。

那是周公谨喜欢的类型。

他没有什么反应,或者该说,他是笑着的。

他不知道要有什么样的反应,也不知道他能有什么样的反应。

单身多年的兄弟终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姑娘,他还有什么好不开心的呢?

那天聚餐之后他们各自回家,到家时冰心给他传来了一条讯息,问他没事吧。他只能模仿平时的调调,回了他一句劳资能有啥事啊。

就这样过了一天,傍晚他打开手机时又收到了另一个人的讯息。

王大娘看似毫不知情地问了一句你今天还开播吗,可仙某某明白她的意思。

有那么一瞬间仙某某产生了一股冲动,想要跑到对面那个人的屋前踹开那扇门,拿着手机摆在他眼前,告诉他:你看看,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就除了你。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也不可能。

他也曾幻想过他们的故事,或许彼此单身到老,一辈子当一对总爱互讲情话的钢铁直男兄弟;又或者他们之中会有一个人先忍不住,戳破他们之间的那扇窗纸。

而实际上,最后的他们都将有自己的家庭,子孙满堂;而他们会时不时地出来小聚,喝几盅茶,或者品一点小酒;嘲笑对方满嘴的假牙。①

这才是他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结局。

——把“得不到”换一种说法,从未在一起亦无所谓离弃,随时能欢喜亦能随时嫌弃。②

后话: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360218感谢这个视频带给我的脑洞('・ω・')
①改自同视频评论第60楼评论
②来源于同视频标题

【赤安】论智商下线的AKAI的追夫理由

#俩人还没在一起
#时间点不明

赤井秀一烦躁地从床上坐起身来,额头上黏腻的汗水使他的刘海贴在了脸上。

赤井不耐烦地捊过额头鬓角的汗水,细想起刚刚所做的梦。

那是他最近总在做的一个梦。

一个噩梦。

他梦见了安室透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生活得很快乐,完全没有在和他对峙时的满身戾气和愤怒,就像一个普通青年一样与心爱的伴侣过着平凡的生活。

这个梦从大约半个月前就一直困扰着他。

一开始他只是梦到两个人无话不谈,或是共处做事,后来就慢慢发展到了暧昧的情话,一直到约会、拥抱、接吻……

直到刚刚,赤井秀一梦见那个男人把安室透推倒在床上,迫不及待地撕开他的衬衫……

赤井秀一坐在床边,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后背冒出的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睡衣。

在梦里,他非常清晰的看到安室透的面孔和四周的景物,却怎样都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

赤井秀一觉得自己快疯了——要是让他看清那个男人的模样,他绝对会让那个家伙再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

赤井秀一坐在露天餐馆的座位上、再一次悲哀地加深自己已经丧心病狂这个认知。

因为一个无厘头的梦,他、赤井秀一,一个被喻为银色子弹的强大男人、狙击手、FBI……

……居然在跟踪安室透。

赤井秀一甩了甩头,喝了口黑咖啡后又将视线移向对面的波罗咖啡馆。

吧台旁的安室透正在为客人准备三明治。

这一个星期的跟踪结果很明确,安室透并没有和任何男人来往过密、也没有形迹可疑的男人出现在安室透附近。

要说可疑的话、他这个从早到晚盯视着安室的人比较有怀疑的价值吧。

赤井秀一捏紧手中的铝罐、在心中暗自下了决定:在那个男人还没插入安室透的生活之前把安室追到手……

于是,赤井秀一开始他悲催漫长的追夫之路。

………

「在一起吧。」赤井秀一拿着俗套的大把红色玫瑰花,认真地说道。

安室透淡笑不语,一双紫灰色的眼眸含着看不透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赤井秀一攥紧手中的花,暗自捏了把冷汗。大概除了他自己再没人知道此刻他埋藏在平静面孔下的心情有多紧张。

也只有在这个人面前,他会像个小孩子似的害怕对方的嫌弃或不喜。

半晌,安室透笑弯了眼,在赤井秀一差点捏爆手中的玻璃纸之前说了一句:「好。」

………

当晚,赤井秀一抱着安室透的腰美美地睡了一觉。

恍惚之间他又做起了那个快被他遗忘的梦,这一次,梦中的男人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啧…什么嘛…」一模一样的小动作、如出一辙的表情、万年不变的黑咖啡和针织帽……

不是赤井秀一还有谁?

#太久没写文,没手感。脑洞那么棒都给我写毁了,本来是想写个中长篇,把AKAI的追夫之路铺长点,但是…我懒啊(*゚∀゚)

【赤安随笔】小确幸

在芸芸众生的各种人生路中。总会有那么一个瞬间,会让人有股很强烈很强烈的‘被爱着呢’的幸福感。

自从和那人生活在一起后,似乎每一天都是这样的感觉。

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在散文集《兰格汉斯岛的午后》中曾说过:很多事物都可以产生‘小确幸’,只要你用心体会就成。

对于安室透来说,‘小确幸’,大概就是——每天一早醒来、亲一亲身边的人,戳一戳枕边人的脸庞;做一顿俩人份的饭;回一个住着俩人的家;用一个放着两个牙刷的漱口杯;躺一个不冰冷的双人大床;睡一个有人抱着的好觉。

偶尔会吵架、斗嘴,起源总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小心误穿对方放错柜子的衣服;不小心打碎了心爱的玻璃杯子;牛肉面里不小心倒太多醋、咖啡里失手放了两勺盐……最后多是因为那人乐此不疲的哄诱,抱着彼此睡在那张大床上。

安室透至今仍记得,村上春树曾说出关于‘小确幸’的名言:“生活中为了发现‘小确幸’,或多或少是需要有自我约束那类玩意儿的。好比是剧烈运动后喝的冰镇透了的啤酒。没有这种‘小确幸’的人生,不过是干巴巴的沙漠罢了,我以为。”

在不那么刚好的年纪,你沧海桑田、我饱经风霜,在那个最紧张混乱的时候,最终错过彼此。

却在那么刚好的时候,时过境迁,你未竟、
我未老,终于现世安稳、细水长流。

赤井秀一、你知道吗?
『你,就是我的小确幸。』

【赤安】你特别好 我喜欢你

安室透从来没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会和厌恶敌对了多年的对手成为一对恋人。

尽管在一起之后的日子总是吵吵闹闹,有时候甚至大打出手——当然最后还是会打到床上去——但是这样的日子却令人感到十分踏实安心。每次回到家时总会有人道一句欢迎回来;每晚睡觉时总会有人用有力的臂膀环住自己;这大概就是所谓‘家’和‘爱’的感觉。

……

「喂。赤井秀一吗?」

「嗯?」浓浓的鼻音透过机械传来,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你说你喜欢我什么呀?」

「不是。你大半夜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吗?」

「哦。」

「………你很可以。」

「那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

「……爱…」

「什么?」

「你特别好,我情不自禁就爱上你了!」

「哦,晚安。」

「…晚安。」

安室透挂断电话,将手中泛黄的照片随手放到桌上,走出房门。

窗外的夕阳透过窗户照射到桌上,暖橙色的光辉映照出照片上的俩人——一个漂亮的金色短发美人笑容灿烂地环住身旁蓄着一头黑色长发的瘦削男人。

“算了,谁没过去呢?”

安室透哼着歌,从冰箱中拿出啤酒,走到客厅继续他的扫除大业。

##好久没更文了唷(。>﹏<。)
喜欢“你特别好 我喜欢你”这个告白 就把它写进来了w

【赤安】我好想你(歌词文)

续喂喂之后的OOC歌词文(´-﹏-`)
歌名:《我好想你》by苏打绿

00
『开了灯 眼前的模样
偌大的房 寂寞的床
关了灯 全都一个样
心里的伤 无法分享』

黑暗的房间里,一个男人猛地从床上弹跳而起,底喘声从嘴边溢出,昭示着男人带着些微恐惧的心情。

‘啪’地一声,日光灯被男人一掌拍开,房内的摆设家私顿时映入男人的视线之中。

宽敞的白色双人床、浅亚麻色的薄帘随着夜风晃动,冰冷的晚风吹进屋里,驱散了一室的闷热。

「呼…」安室透呼出一口浊气,呆滞地看着半敞开的窗,似乎想透过窗户看些什么。

良久,他才闭上眼睛,随手关上灯,向柔软的大床倒去。

「呵…莱伊…」

“你人都已经走了,又何必再光顾我的噩梦?”

阵阵刺耳的声响还在耳边萦绕不绝,夜色与血色相间的画面依旧在脑海中徘徊,不肯离去。

「我…」…我好怕。

“你到底在哪里?”

01
『生命 随年月流去 随白发老去
随着你离去 快乐渺无音讯
随往事淡去 随梦境睡去
随麻痹的心逐渐远去』

安室透翻来覆去地胡思乱想,经历过噩梦过后的余悸仍残留在心中。

他不曾真正目睹水无怜奈枪杀赤井秀一的画面,但是在他听到这个消息的当下、心底深处不自觉涌出的恐惧,依旧深刻。

直至如今。

曾经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银色子弹,却似乎敌不过时光的利刃。

那人的死讯传来之后究竟又过了多久呢?

日复一日地易容假扮,月复一月地探查那人的下落,却仍是石沉大海;而他的心,也如那毫无涟漪的大海一般、静若止水。

也再无一颗石头、能够波动他的心了。

02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却不露痕迹
我还踮着脚思念 我还任记忆盘旋
我还闭着眼流泪 我还装作无所谓』

安室透一如既往地在脸上挂上一张假皮,走在人群之中。

三千浮世,渺渺人烟。又有谁知道,人群之中有个人、心中也住着另一个人,无时不刻地想着、念着、惦记着…
却又假装自己不在乎。

回忆开始肆虐,从相遇一直到最后…

一枪,毁掉了所有。

也毁了他心中的那道墙。

「我…」我想我是爱你的。

“现在才说…还来得及吗?”

03
『我好想你 好想你 却欺骗自己
就当作秘密...深藏在心』

夜尽,街道深处各种酒吧才开始了人们的夜生活。

灯红酒绿的店家时不时地传出一串串尖锐的笑声和噪杂声。

安室透顶着一副黑框眼镜,伪装成一个初入世事的大学生。

今天仍和以往一样。潜入酒吧、观察那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的一举一动、收集情报、报告上级。

只是不一样的、是早已超重的思念,比昨夜更甚。

「我真的…」…好想你。

2229

后记:
安室透走在百货超市里,身边都是一个个面带惊恐的路人们。带着炸弹的空间充斥着他们恐惧,当然、里头不包括他的。

在所有人害怕地哭泣时,他微微侧过脸,余光瞥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走出超市时,安室透仍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些难以置信。

他…似乎看到了那个人。

他…果然没死。

「阿阿…」

“你知道吗?我还挺想你的。”

2301

DAY22.0#苹果

「赤井...」安室透趴在沙发上,全身都散发着慵懒的气息。这几天放假,他已经把好几部最近很火的电视剧和电影都追完,闲得发慌。

「?」赤井秀一从电脑前转过头,疑惑地看向安室透。

「还有苹果吗?我要吃点消化消化。」

「...你最近很喜欢吃苹果?」

「嗯...我最近还想吃橙子,你明天去买几斤回来吧。」

「好吧。」赤井秀一站起身离开,走向厨房,从冰箱拿出苹果,边削皮边思索着究竟有没有甜的橙子。

「喂我。」安室透伸出左脚搭上椅边,右脚脚趾扭扯着赤井秀一的裤脚。

「你是小孩子吗?」赤井秀一将嫌弃的眼神投向他,拿起一片凑到安室透的嘴边。

安室透张口吃了大半,还顺带吮了吮赤井秀一的手指。「甜的?」

「嗯,你不是喜欢甜的吗?」赤井秀一头也不抬地回道,「我让市场大妈给我挑的。」

安室透撇了撇嘴,「你连苹果是甜是酸都不会挑?」

「你会?」赤井秀一嗤鼻,怀疑地瞟了一眼安室透。

「我当然会!」笑话,这家伙以为他在波洛打工是打假的吗?

「喔」赤井秀一无所谓地哼哼,不会挑苹果又不是什么大事,瞧了眼盘里的苹果,思忖着反正让大妈挑也是一样的,还挺甜的。

「…」安室透沉默了半晌,才闷闷地开口道「下次你少挑有麻点的苹果,多挑青里透红。」

「那种比较甜吗?」

「白痴。」说完,便继续吃苹果去了。

独留赤井秀一一脸黑人问号地莫名其妙。

后记:
后来赤井秀一才知道,青里透红的苹果多数是酸的。

再后来赤井秀一才想起,他曾经和安室透说过他喜欢吃酸的食物。

DAY21.0#酸甜

吃完晚饭后,安室透一如往常地和赤井秀一坐在客厅看电视。

片子讲的是一个前世今生的爱情故事,题材太过于普遍,赤井秀一看了几眼便索然无味地将视线转向安室透,安室透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的。

「好看?」赤井秀一看着那个电视机里女主角掩着耳朵撒泼地感“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不仅对安室透选剧的品位感到怀疑。

「嗯?还行,凑合吧!」

「毕竟工作了一整天,看些不用思考的狗血剧放松放松正好。」

「...」

「去切苹果,我想吃。」

赤井秀一认命地将视线从安室透的侧脸移开,抬脚离开沙发大步地走向厨房。

很快地,赤井秀一端着一盘切成瓣的苹果出来,放在茶几。安室透拿起一片塞进了嘴里。

「怎么这么酸?」

「酸?我这个是甜的。」赤井秀一嘴里含着嚼碎了的苹果含糊不清地说道。

「甜的?你挑给我,我要吃甜的。」

赤井秀一怪异地瞥了他一眼,凭直觉随便从盘里拿起一瓣递给安室透。岂料安室透只咬了第一口便呸了出来。

「酸的。」蹙眉。

赤井秀一看了看盘里长得一模一样的苹果,转头亲向安室透的嘴。

一股甜甜酸酸的苹果味和碎食顺着两人相贴的唇流入安室透的嘴里,瞬间便盖过了嘴里的酸涩味。

安室透只觉得嘴里充斥着一股甜味,心头也齁甜齁甜的。

「甜吧?」赤井秀一松开安室透,挑眉笑问。

「嗯。」电视机仍然播放着狗血的剧情,可安室透早已将注意力移开,若有所思地思索着究竟是苹果甜一些,还是吻甜一些。

2256
20171214
莫名就是想写苹果(。>﹏<。)手机没电了,明天再码一篇有关苹果((可能会换成橙子?((p.s.其实我想写榴莲,都好久没吃了(;一_一)

DAY20.0#无题

#时间点跳脱
安室透最近总是受伤。

这是公安局里众多(吃饱没事做的)警员们观察良久一同总结出来的结论。

最近的安室透总是贴着创可贴,而且还是贴在了奇怪的位置上。譬如后颈、譬如耳根。

对于这些伤口究竟为何而来,没人知道,知道的人也一律心照不宣。

……

「再见了。」安室透温和地笑着与同事们告别,坐上了那辆炫酷骚包的红色跑车。

上了副驾驶座,安室透懒懒地瞟了一眼身旁的赤井秀一。「…走吧」说完,便暗自闭目养神去了。

赤井秀一瞥了一眼便发现了他颈间的几个浅色创可贴,低低地笑了声,「还在生气?」

安室透依然瞌着眼,也不知道究竟醒着没。

赤井秀一无所谓地继续开口问道,「去超市?」安室透闻言才睁开眼睛,疑惑地看向赤井秀一:「去超市干嘛?」

「卖几箱创可贴回家囤着。」赤井秀一好笑地回答他的问题,却得到安室透冷冷的一枚白眼。

「如果你‘节制’一点或是‘理智’一点,也不需要用到那么多盒创可贴。」安室透不悦地说道,末了,还补了一句,「而且我不需要‘几箱’那么多。」

「好好好。」赤井秀一勾起宠溺的笑容,「不过保险套已经用完了,除非你想要我射在里面...嘶!」未完的话语直接被安室透一掌拍散。

「...」赤井秀一瞥了一眼手背上红彤彤的巴掌印,摆出一种委屈巴巴的样子:「还挺痛的,你就不心疼吗?」

「呵。」安室透冷哼了一声,却还是口嫌体正直地抚上赤井秀一的手背,轻柔地揉搓着。

「啧啧,还是媳妇儿疼我。」

「滚!」

后记:
我已经放弃治疗了,以前写文绞尽脑汁追求逻辑剧情,现在完全放飞自我想到什么写什么(;´∀`)一成傻逼深似海,从此一路OOC作伴~不喜勿黑('・ω・')